您的位置: 互動交流 > 在線訪談

人民日報刊發精準脫貧,攻堅深度貧困,奇盟長發言

來源:人民日報 作者: 發布時間:2018年03月20日

  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標志性的指標是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貧困縣全部摘帽。打好脫貧攻堅戰,關鍵是打好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戰……今年是脫貧攻堅作風建設年。要認真開展扶貧領域腐敗和作風問題專項治理,加強扶貧資金管理,對挪用、貪污扶貧款項的行為嚴懲不貸。群眾對一些地方脫貧攻堅工作中的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弄虛作假現象非常反感,要認真加以解決。

  ——習近平總書記參加審議時強調 

     

  黨的十八大以來,黨中央把貧困人口脫貧作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底線任務和標志性指標,在全國范圍全面打響了脫貧攻堅戰。5年來,貧困人口減少6800萬,貧困發生率從10.2%下降到3.1%,脫貧攻堅力度之大、影響之深,前所未有。

  3月5日,習近平總書記參加內蒙古代表團審議時強調,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標志性的指標是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貧困縣全部摘帽。代表委員們紛紛表示,習近平總書記的重要講話,為打贏脫貧攻堅戰提供了重要遵循、指明了前進方向,充分彰顯了黨中央打贏脫貧攻堅戰的決心和信心。

  啃下最硬的骨頭

  打好深度貧困地區攻堅戰,確保實現“一個人不掉隊,一個民族不能少”

  深度貧困是脫貧攻堅的“堅中之堅”,當前全國還有近3萬個貧困發生率在20%以上的深度貧困村,要實現“一個人不掉隊,一個民族不能少”的目標,一定要啃下這塊難啃的“硬骨頭”。

  對此,江西省吉安市市長王少玄代表深有感觸。江西省確定的吉安市8個深度貧困村,都集中在遂川縣。這里山區人口占比大,地理位置偏遠,貧困發生率很高,老百姓的生活狀況較差,基礎設施薄弱。在一方水土養不活一方人的深度貧困地區,要實施易地扶貧搬遷,往中心村、中心鎮靠,因地制宜,梯度安排貧困群眾。

  “打好脫貧攻堅戰刻不容緩,貧困人口集中的鄉村則是脫貧攻堅的重中之重。”黑龍江省龍蛙農業發展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翟清斌代表經營農業企業,與農民合作了近20年。農業企業的發展壯大離不開農民,帶動農民脫貧增收責無旁貸。龍蛙農業發展股份有限公司從2014年開始,就主動對接貧困人口集中的鄉村,通過土地集中流轉、農民在企業務工、保底收購、超產分紅等方式,4年時間累計帶動1200戶農民增收將近1億元。對于特困戶,還免費提供農業技術和農具,幫助他們盡快脫貧。

  當然,啃下深度貧困這塊“硬骨頭”,強化基層黨組織的戰斗堡壘作用不可忽視。農村富不富,關鍵在干部。吉安市在這方面也下了不少功夫,選擇讓特別能奉獻、特別能做群眾工作的干部擔任村級“兩委”干部。

  “從實踐來看,要實現貧困人口集中的鄉村整體脫貧,政府和企業都應發揮好各自的作用。”翟清斌代表認為,“政府應給予更多的金融扶持政策、稅收優惠政策和惠農產業優惠政策,并制定符合實際的發展規劃。企業發揮自身的生產優勢、渠道優勢,進行符合市場需求的產業布局,帶動農民增收。”

  “輸血”“造血”齊發力

  脫貧攻堅需建強產業,扶貧與扶智相結合,激發脫貧內生動力

  深度貧困地區致貧原因復雜,貧困程度很深。在不到3年的時間里完成這些地區的脫貧,任務十分艱巨。山西省忻州市市長鄭連生代表結合忻州實際情況分析,致貧的原因主要有六類,一是村莊位置偏僻,環境惡劣;二是農村基礎設施落后;三是產業發展滯后,勞動力就業機會少;四是缺乏創業就業的觀念、能力;五是老人得病、意外事故等,缺乏醫療保障;六是一些干部存在作風不過硬、能力不足等問題。多種因素并存,需要多措并舉,綜合發力。

  2017年6月,習近平總書記到忻州市考察過的宋家溝,曾經是一個貧困村。在這一輪脫貧攻堅中,綜合運用了扶貧、財政、金融、旅游等各項政策,大力改善了基礎設施,不斷完善了公共服務,特別是積極發展大棚、苗圃、加工、養殖、旅游產業,對再投入的勞動力全部進行培訓,激發脫貧內生動力。如今,宋家溝已經實現脫貧。

  提到激發脫貧內生動力,安徽定遠縣吳圩鎮西孔村黨總支第一書記王萌萌代表非常認同,如果只靠政策“輸血”,精準脫貧的任務很難完成,即便靠政策脫了貧,返貧的概率也較大。脫貧攻堅要謀長遠,對于貧困人口集中的鄉村,要把主要的精力放在建強產業上。

  王萌萌代表以西孔村為例,一開始很多村民堅持傳統農業種植,一年到頭活兒不少干,但卻見不到收益。現在,村里依靠土地條件較好等優勢,搞起了草莓、西瓜、葡萄等種植,讓很多貧困戶實現了家門口就業。“扶貧是系統工程,要采取更加有力的舉措、開展更加精細的工作。”王萌萌認為,基礎設施、公共服務等配套要跟上。

  有的基層貧困戶內生動力不足、等靠要思想嚴重的問題如何破解?云南省墨江哈尼族自治縣聯珠鎮黨委書記曹慶華代表介紹,聯珠鎮通過扶志和扶智相結合,提升貧困戶發展的內生動力。比如,在扶智上,主要是培訓貧困戶種植業和養殖業的技能,讓他們樹立起自信心。“現在的聯珠鎮有了很好的轉變,而且正在形成我要干、我要脫貧的積極向上的環境。”曹慶華代表高興地說。

  搬走脫貧“絆腳石”

  完善社會保障體系,健全大病兜底保障機制,防止因病致貧、因病返貧

  目前疾病已經成為致貧主要原因之一,因病致貧、因病返貧是當前社會關注的焦點。現在全國的扶貧攻堅進入一個關鍵的階段,健康扶貧任務更加艱巨。俗話說,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特別是有些疾病的發生都是難以預料的,所以健康扶貧是一項長期任務。

  據統計,目前建檔立卡的貧困人口中約40%是因病致貧。因病致貧、因病返貧是當前精準脫貧工作的“絆腳石”。對于貧困人口而言,往往是一人得病拖垮全家。豐曉敏代表是黑龍江省伊春市婦幼保健院院長,長期從事醫療衛生工作。經過深入調研,她認為,要對現有因病致貧人員精準摸底、分類施策。“因病致貧、返貧的人群,有一部分是因慢性病而喪失勞動能力的,而另一部分則是因為突發惡性疾病,治療費用過高,傾其所有積蓄而致貧或者返貧。”

  這兩類人群情況不同,救助辦法要有所區別。豐曉敏代表表示,“對于因慢性病而喪失勞動能力的,要重點通過完善社會保障和救助體系,使其基本生活有保障。對于突發惡性疾病,要健全大病兜底保障機制,比如在城鎮居民醫保和新農合的基礎上,進一步健全大病保險制度。”

  興安盟是典型的老少邊窮地區,是大興安嶺南麓集中連片特困地區。全盟現有的4.9萬貧困人口中,因病致貧的占50%以上。這組數據始終是內蒙古自治區興安盟盟長奇巴圖代表的心結。

  如何織密健康扶貧網?奇巴圖代表有自己的見解:為確保患病人員得到及時治療,要不斷擴大集中救治病種范圍和慢病報銷范圍;為建檔立卡貧困戶大病住院設定“封頂線”,住院費用個人承擔部分不超過10%,多出部分由政府“埋單”;進一步完善基層醫療衛生服務體系建設,科學布局網點,提高村醫待遇,切實把優秀的醫生留在百姓身邊。

  鄉村振興助脫貧

  打好脫貧攻堅戰,本身就是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重要內容

  “鄉村振興和脫貧攻堅是緊密相連的。如果農民不脫貧,振興便無從談起。”北京市農林科學院蔬菜研究中心農產品保鮮與加工研究室主任趙曉燕代表說話直截了當,產業振興是鄉村振興和實現脫貧的重要物質基礎,尤其要重視農產品加工業的發展。農產品加工業在農業體量里規模最大、增收多、產業鏈長,2017年農產品加工業收入已達22萬億元,但整體還偏弱。農產品養殖、采摘、加工、包裝、保鮮、運輸、銷售等,可以形成一個完整的產業鏈,帶動就業,實現農民增收。

  但值得注意的是,少數地方在鄉村振興過程當中追求形式主義,一窩蜂上產業上項目,造成了人力、物力、財力浪費。我國農村情況千差萬別,資源稟賦、產業基礎各不相同。不能一個村種棗掙了錢,所有的村鎮就都去種棗。趙曉燕代表建議,堅持立足長遠、因地制宜,發展具有區域特色的農業主導產品和支柱產業,促進農戶脫貧,助推鄉村振興。

  江西省九江市柴桑區新合鎮涌塘村黨總支書記李洪亮代表進一步表示,產業振興、人才振興、文化振興、生態振興和組織振興的提出,讓推進脫貧攻堅有了明確的目標和抓手。這既是脫貧攻堅必須依靠的手段,也是脫貧攻堅所追求的結果。

  做好筑巢引鳳的工作,吸引青年人返鄉。涌塘村村干部里有三個80后、一個70后,給村集體的發展帶來了新觀念,進一步壯大了村集體經濟,未來可以承擔更多村級普惠性服務,這正是扶貧的題中應有之義。另外,安徽省潛山縣黃鋪鎮黃鋪村黨委書記王紹南代表表示,在今后的工作中要統籌解決好農村廁所革命和垃圾、污水治理問題,建設美麗宜居村莊,真正實現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

  扶貧領域拍“蒼蠅”

  定期開展審計,對挪用、貪污扶貧款項等行為嚴懲不貸

  作為一個從貧困農村里走出來的企業家,碧桂園集團董事局主席楊國強委員參與農村扶貧工作已近30年。在他看來,一些地方,扶貧領域存在形式主義、官僚主義、數字脫貧等問題,對扶貧工作產生了負面影響。因此,需要加強監管,提高涉農資金使用效率。

  2017年12月,中央紀委公開曝光8起扶貧領域腐敗和作風問題典型案例。其中,湖北省武穴市石佛寺鎮孫福二村第一書記等人弄虛作假,為使貧困戶達到脫貧條件,在其沒有養雞養豬的情況下,竟然虛報該村民當年養雞養豬收入8018元,致使不符合脫貧條件的該村民成為脫貧戶。

  脫貧攻堅越是進入決勝階段,越需要優良作風。內蒙古自治區莫力達瓦達斡爾族自治旗旗長索曙輝代表談到,扶貧、財政和審計等職能部門要加大監管力度,定期開展財政專項扶貧資金使用管理審計,避免扶貧資金出現閑置滯留、擠占挪用、貪污浪費等問題,對挪用、貪污扶貧款項的行為嚴懲不貸,讓扶貧資金的規范、安全、有效使用更加有保障。

  “防止形式主義,扶真貧、真扶貧,扶貧工作必須務實,脫貧過程必須扎實,脫貧結果必須真實。”索曙輝代表表示,扶貧來不得半點虛假,更不能以數字脫貧。還應切實給基層干部減減負,減少不必要的填表涂卡、整理賬冊、迎接檢查及評比驗收,讓干部全身心投入幫助貧困群眾增收致富。

  “前幾年,附近村的6名村干部騙取農村危房改造資金6.4萬元,被紀委查處,涉嫌違法行為的還被移送司法機關處理。”這件事對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南澗縣擁政村陳文琴代表觸動很大。黨的十八大以來,基層干部作風大有好轉,明目張膽貪腐確實少了,但群眾對一些地方脫貧攻堅工作中的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弄虛作假現象非常反感,要完善制度化的群眾監督渠道。

  “我們將堅決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的指示精神,以脫貧攻堅作風建設年為契機,切實防止脫貧攻堅領域出現‘四個意識’不強、工作作風不扎實等問題,確保脫貧攻堅工作取得實效,讓脫貧成果經得起歷史檢驗。”陳文琴代表信心十足。

地 址:內蒙古烏蘭浩特市興安盟黨政大樓電話: 0482-8266664傳真: 0482-8266661Email: [email protected]

興安盟行政公署主辦興安盟信息產業化辦公室協辦建議使用:1024×768分辯率 真彩32位瀏覽

Copyright 2015 www.0207770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蒙ICP備05002755號-2

重庆快乐十分无敌计划